【新闻广角】“医患不结盟无法双赢”(图)

编辑:小豹子/2018-09-05 18:23

  今年8月20日,北京市医管局局长封国生“暗访”北京同仁医院,排了一个钟头的队后,被告知上午的眼科号全部售罄。  今年8月20日,北京市医管局局长封国生“暗访”北京同仁医院,排了一个钟头的队后,被告知上午的眼科号全部售罄。 柴程 摄

  记者手记

  从今年7月份开始,北京市医管局推出“相约守护”医务体验活动,邀请社会各界人士深入到京城各大医院,体验医务工作者的苦与乐,感受患者看病的难与累。截止到目前,共有200多人次参与了此次医务体验活动。

  记者从北京市医管局了解到,推出“相约守护”活动的初衷是要建立一个医患共克疾病、共守健康的同盟,希望在这个同盟基础上增进医患之间的信任和理解,共同守护百姓健康。

  在这次体验活动中,每一位体验者都写下了自己跟随医生出诊的所看、所感、所想。在他们朴实的文字里,展现的是一所所真实的医院、一群群真实的医务工作者,当然,还有蜂拥的人群、焦虑的患者……

  记者摘取了一部分体验者的日记,试图从他们的视角来打量,在当前的就医环境下,医患双方该如何“相约守护”。

  天天都在倒时差

  体验地点:北京妇产医院;体验人:刘箴

  7月17日,我在北京妇产医院产房工作了7个小时—给助产士当助手。这里是全北京最繁忙的产房,一个月要出生600多个孩子,最忙碌的时候,一个夜班,从晚8点到早8点,6名助产士接生了26个孩子。

  “金眼科、银外科,最苦最累妇产科”,助产士在产妇平均长达10小时的待产和分娩时间里,除了正常医疗技术服务和接生工作之外,还要费尽口舌稳定产妇的情绪,必要时还要做包括按摩在内的非医疗镇痛协助。这里仅手持按摩器就有10多种,都是助产士们自己平时从各处搜罗来的,“有时候,换一种按摩器,产妇就觉得舒服很多”。

  助产士是一个没有白天和黑夜之分的工作群体,一次白班轮下一次夜班,天天都在倒时差。产房面对的是忍受10级疼痛的产妇,这是人类所能承受的极限,不少产妇因此处于崩溃和失控的边缘。如何最大限度地控制产妇情绪,让她们坚持到最后分娩,是一项极具挑战的工作。“我受不了了,给我剖了吧”,这是阵痛发作时最常听到的话。助产士们为此得准备好几幅面孔,一会儿要柔声细语:“是好疼哦,要不怎么说妈妈伟大呢……”一会儿又要板起面孔断绝产妇退路:“没有这个选项哈,从来没有因为疼得受不了改剖的……”助产士们随时根据产妇的情绪变化调整着不同的激励方式,而产妇们也确实在这样的“连哄带教训”中一步步坚持了下来。“一味哄着是不行的,尤其是面对本身就比较娇气的年轻产妇,有时候越哄她越觉得委屈,越没有动力坚持。”

  医生的步伐快得跟不上

  体验地点:北京积水潭医院;体验人:魏杰

  7月31日早晨8点,我坐在心内科主任赵兴山的诊室里跟随他出诊。心内科诊室大概有十四五平方米,共有4位大夫看诊。据说这样的门诊室在北京的三甲医院中现在已经很少见了。

  赵兴山主任介绍,医院这个门诊楼最初建造时的设计门诊量是300多人,但现在每天门诊量达3000~4000人。医院目前正在改造门诊楼,改造后情况可能会好一些。

  一位外地来的母亲领着突然消瘦的19岁女儿来看病,想查查具体病因,赵主任怀疑是结核引起的心包积液,安排病人做超声检查,但能约上的超声检查时间是在下午3点,赵主任下午要赶到位于北京昌平的回龙观分院出诊,这位母亲听说后,脸上堆起了愁云。

  出乎意料的是,赵主任将自己的手机号留给了患者母亲,告诉她说:“结果出来打电话告诉我。”

  赵兴山主任解释说,手机号并不会给每一位患者,但因为这对母女是外地来的,来京一趟看病不容易,下午结果出来可以通过电话做一个大致的判断,既可以约下次就诊时间,也可以让病人先回去。赵主任强调说,他相信大多数患者不会拿医生的手机号做别的用途,医患之间要有这种信任。在当前的就医环境中,医患关系互不信任只会让矛盾升级,医患不结盟无法双赢。

  整个上午,赵主任除了看门诊外,还进手术室指导了两例心脏支架手术,又与几位副院长、科室主任、门诊楼改造建筑设计师碰头,提出科室改造规划意见。

  在整个过程中,赵主任即使是穿插在拥挤的看病人群中,步伐也非常快,我紧赶慢赶都很难追上他。赵主任笑着说:“如果我一个人走路,更快,因为事情太多,不能让病人等太长时间,久而久之就养成了走路快的习惯。你看,我一到医院就换上这双轻便休闲鞋。”

  在这样的大医院看病,病人看病难,医生同样也难,只有相互信任才能达到好的效果,一天的体验下来,我更好地理解了“医患不结盟无法双赢”这句话。

  病人超过门诊量规定的三倍还多

  体验地点:北京同仁医院;凤凰彩票官网(fh03.cc)体验人:韩建

  8月5日9点左右,北京同仁医院眼科主任卢海从病房赶到了特需门诊。今天来就诊的大多数是婴幼儿,给婴幼儿看病非常不容易,他们自己不会表达、不会配合,只能通过家长的描述了解病情,而要发现病因主要靠的是医生丰富的临床经验,要达到这样的水平绝非一朝一夕之功。在看病过程中,卢海主任不论对待哪一位患者或家属,总是面带微笑,平心静气地仔细讲解,直到患者或家属明白为止。“医者父母心”,孩子生病,最着急的是父母,卢海主任用的是一位做父亲的耐心来对待这些小患者。

  今天卢海主任的门诊量是50位患者,超过规定门诊量15人的三倍还多。患者一多,就诊秩序就显得乱,许多病人和病人家属拥挤在诊室门口,怎么劝说都不肯离开,门口堵得连进出个人都很费劲。在我呆在诊室的6个小时时间里,卢海主任很少喝水,他怕因为去洗手间而耽误给病人看病;他也很少抬头看周围的人,怕分散注意力而错过观察患者的每一个细节……至于午饭,卢海主任显得不以为意:“我已经习惯了中午不吃饭。”

  据卢海主任和他的团队讲,今天的病人数量不是最多的,最多的时候他们要坐在诊室里一口气不歇地从早晨9点看到晚上5点多钟。

  输液室护士渴望得到尊重

  体验地点:北京儿童医院;体验人:张明

  8月10日,我到北京儿童医院输液室体验护士们的工作,负责接待我的是输液室护士长张英,他们科室负责全院所有输液任务,每天接待1200个患儿,每个患儿都要接受穿刺。据护士们讲,这里高峰时达到2000人次,每位护士在岗穿刺130次左右,劳动强度相当大。

  但我在体验中感觉到,繁重的工作量并不是护士们压力最大的事,她们最大的压力来自患儿家属的不尊重、不理解。

  在北京儿童医院看病的孩子非常多,因此在输液室和穿刺室有规定—穿刺陪同人员最多只能有两名家长,但实际上经常是一个孩子输液,后面跟着父母、爷爷奶奶、凤凰彩票网(fh643.com)姥爷姥姥一大家人,这样不仅输液室和穿刺室人多,也给护士的穿刺工作带来了很大不便。在这种情形下,家长要往里冲拦不住,硬是拦住又容易激化矛盾。在我体验的输液室里,配备了3个保安,但即使是这样,保安力度也不够。我觉得应该进一步加强医院安保力量,同时家长们也要自觉,不然医院的看病秩序真是太乱了。

  竭尽全力从死亡线上把病人拉回来

  体验地点:北京胸科医院;体验人:徐梦

  8月10日,我来到位于通州区的北京胸科医院,进行了为期一天的ICU病房(重症监护室)护士岗位体验。

  在ICU病房里,每名护士需要时刻检查仪器上随时变换的数据,捕捉和判断患者生命体征的细微变化,关注着输液瓶内的液体是否用尽,对观察到的情况进行记录和梳理,以便向主治医师汇报。她们还要按照医生的医嘱对每个病人进行一系列的治疗,包括打针、用药、采集各种样本进行化验、给病人吸痰, 还要定时给病人翻身、拍背、换无菌卫生垫……

  “老先生,插管子的时候可能有点不舒服,忍一下啊!”一个护士在给老人吸痰时这样安慰道。“今天恢复的不错,咱们试试把呼吸机拿掉,没问题的话就好了啊!”ICU病房的主任医师在给病人检查病情时这样鼓励。医生告诉我,如果说护理治疗给了病人康复的希望,那么心理疏导便是从源头上给予他们活下去的勇气。

  这里的主管护士穆松惠跟我说:“进入重症监护室治疗的病人,大都是病情危重,或者是刚刚做完大手术的病人,需要在危险期密切观察他们的病情,所以对我们的要求是非常高的。我们要时刻绷紧神经,不能有丝毫的松懈,面对突发状况时,更要从容应对,积极治疗,这样才是对病人和家属负责。”

  “生和死之间,仿佛隔着一层水帘,他们都离死亡太近了,有时很轻易地就如水般流逝了,所以我们要竭尽全力从死亡线上把病人拉回来,用尽一切办法延续他们的生命。”穆松惠说。从这句话里,我感受到了守护的力量。